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SEO优化 > 正文

可代购食品或出借汽车 波兰涌现疫情爱心互助服务

作者:云东日期:2020-03-21浏览:32分类:SEO优化

参考消息网3月20日报道 法新社3月18日报道称,从免费用餐和咨询到在线瑜伽和语言课程,各种各样的倡议在波兰各地涌现,这要归功于成千上万在疫情中努力帮助他人的好心人。

例如,在社交网络上有一个名为“看得见的手”的小组,起初是为朋友之间相互提供心理支持,但现在成员已增至8万人,而且可以提供任何形式的帮助。

报道称,小组创始人、44岁的大学教师菲利普·祖莱夫斯基说:“人们会主动提出为无法出门的人购买食品杂货,或为被强制隔离的人提供住宿。他们出借汽车,提供在线儿童节目、语言和瑜伽课程或遛狗服务。”

【延伸阅读】紧急出手!欧洲央行宣布7500亿欧元购债计划

参考消息网3月20日报道 外媒称,欧洲央行启动新的全面资产购买计划,以应对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造成的经济后果。

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3月19日报道,欧洲央行18日晚间在法兰克福宣布,这项规模达7500亿欧元的紧急救助计划将持续至2020年年底,旨在应对货币政策传导和欧元区经济前景面临的严重威胁。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推特上写道:“非常时期需要采取非常行动。我们决心在授权范围内充分利用我们所拥有工具的潜力。”

报道指出,欧洲央行理事会此前举行了一次特别会议,决定放宽现行的资产购买标准。欧洲央行表示,在新购买计划的框架内,欧洲央行也可购买希腊国债。

另据路透社3月18日报道,由于面临降低意大利等债务负担高且是疫情重灾区国家的借款成本压力,欧洲央行启动新的购债计划,使今年计划购债规模达到1.1万亿欧元,其中仅仅新决定的购债规模就达到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的6%。

欧洲央行表示,此次购债将持续至疫情“危机阶段”结束之后,非金融机构商业票据首次被纳入具备资格的资产。

报道称,欧元对美元汇率在上述消息公布后出现反弹。

此次购债还将首次包括来自希腊的债券。由于信用评级较低,希腊债券先前已被排除在欧洲央行的购债范围之外。

资料图: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新华社)

(2020-03-20 09:38:09)

【延伸阅读】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欧洲:拖延、不确定、缺乏权威和放任自流

参考消息网3月19日报道 西班牙《消息报》网站3月17日报道称,“多元一体”始终是欧盟倡导的精神。然而,各国在应对危机局势上的差异非常明显。在新冠病毒危机蔓延的背景下,纵观整个欧洲大陆就足以认识到各国的政策是多么的多样化,而且普遍效率低下。现将报道编译如下:

循序渐进似乎是罗马用来遏制病毒的策略,目前并未见太大成效。继伦巴第大区之后,意大利所有地区目前均已完全限制人员的流动,只有那些能够证明自己有健康问题或紧急情况,以及必须去工作的公民才能外出。

从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特宣布封锁全国的法令生效的第一刻起,军队就开始上街巡逻执勤。此外,至少在4月3日前,所有学校将暂时关闭。所有非必要的商业活动也暂时停止。与此同时,意大利政府展开了各类有关卫生和防疫的宣传活动,不断敦促居民留在家中不要出门。

与韩国一样,德国的新冠病毒控制模式也基于早发现、早诊断。这种策略最大的优势是医院系统迄今为止接收的患者数量可控且较为平均。此外,这种模式还可以减少死亡和感染的数量,从而使患者得到适当的照顾,同时减轻医护人员承受的压力。

由于新冠疫情在德国的发展比其他邻国(如比利时或丹麦)要慢得多,因此限制性措施可以逐步实施。

法国是首批将总统置于抗击病毒最前沿的欧洲国家之一。马克龙从一开始就将这场抗疫战视为自己的战斗,他去医院视察、发表电视讲话,并让陆军和宪兵队参与了这场战斗。

但是,法国的紧张局面并未缓解。近日,成千上万巴黎人出门享受日光浴的场景增加了大流行病失控的风险。

法国的疫情是危险的,且随时可能爆炸。法国卫生部长恳请民众遵守相关的防护建议。然而,从政府批准示威者抗议游行的那一刻起,所有建议似乎都失去了威信。

马克龙日前做出了反应,效仿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模式出台新规定,但再次因采用了“建议”而不是绝对命令的方式一错再错。

鲍里斯·约翰逊政府似乎决心支持其高卢邻国此前选择的放任自流的做法。其策略是任由病毒扩散,以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显然是在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其免受经济影响。

凯恩斯主义的长期死亡率原则似乎已经抵达泰晤士河畔。的确,其物理上的孤立特征一方面可以阻止病毒从其边界的进入,但另一方面,一旦进入,病毒就会产生破坏性的影响,甚至导致疑似病例或达几十万,从而在短期内导致医疗系统严重的可持续性问题。

就西班牙而言,很难说该国有自己的防疫特色。如果不照搬意大利的措施,西班牙的疫情防控可能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取得成效。但与意大利不同的是,西班牙在结构方面存在不确定性,17个下层实体的存在减慢了决策制定的速度。

意大利的拖延、德国的不确定性、法国缺乏权威和英国的放任自流已经显现出了欧洲极低的抗疫效率。欧洲在很多方面看上去是“多元一体”的,但在逆境中也应该这样。(编译/韩超)

(2020-03-19 17:09:26)

【延伸阅读】阿根廷导演见证“欧洲疫情十日”:从谈资变噩梦,10天就够了

参考消息网3月19日报道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3月17日刊载文章,题为《疫情下的欧洲十日》,作者是阿根廷电影导演圣地亚哥·路易斯·奥里亚。这名导演以日记形式,记录了他眼中的欧洲“抗疫之旅”。全文摘编如下:

我是阿根廷电影导演圣地亚哥·路易斯·奥里亚,今年34岁,以下是我过去10天在欧洲的旅游日记,记录了这场让我意想不到的抗疫之旅——

3月7日 电影节闭幕。我们电影团队的短片《战争经济》在荷兰的国际电影节上获奖。闭幕式在停泊在荷兰鹿特丹市的一艘邮轮上举行,船上的气氛很热闹。新冠病毒还只是聊天的话题之一,有些人开玩笑地碰脚以避免接触,不过告别时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采取了拥抱和亲吻面颊的仪式。

3月8日到11日 欧洲度假之旅开始。我们租了辆车前往法国北部的诺曼底,一路上听法语广播,“新冠病毒”一词不时闯入耳中。旅途休息期间,我发现该词汇已经成为社交网络上的热门话题。我强迫自己不理会这些热点新闻,静心欣赏法国的乡村风光。路上戴口罩的人很少,我们只在圣米歇尔山上看到2个。

3月12日 到达巴黎。此时我们已经知道,世卫组织已经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大流行,意大利卫生系统已经崩溃,拉丁美洲也有病例,阿根廷已经宣布禁止欧洲航班入港,国内朋友都在催促我赶快回国。但是巴黎的午后阳光明媚,气氛轻松,依然游人如织,只有少数人戴着口罩,根本不像危机笼罩的样子。我觉得法国不会有事,于是决定继续欧洲之旅。在广场碰到阿根廷人,他们告诉我法国总统马克龙今晚有重要新闻要发布。晚上入住酒店时,我被要求回答是否有新冠病毒症状。当我出去买吃的东西时,发现大街上气氛紧张,行人步履匆匆,面带忧虑。在新闻发布会上,马克龙宣布法国正在经历一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健康危机。

3月13日 一切都表明局势正在恶化。我提前一天退了房,决定驾车返回鹿特丹。一路上交通紧张,与欧洲通常的悠闲路况大不相同。我获得了有关返回阿根廷的更明确的信息,3月17日开始阿根廷航空公司将组织撤侨,这让我心安。我打算先去阿根廷驻布鲁塞尔领事馆打探回国的消息,路上顺便参观了丁丁博物馆,但是整个博物馆只有我一个参观者,感觉真有点恐怖。

来到领事馆后发现大门紧闭,门口贴着为预防疫情而远程办公的告示,但是无论打电话还是发电邮都联系不上。疲惫不堪的我只得改变行程,在布鲁塞尔过夜。我打听到第二天布鲁塞尔要停止城市活动,这一夜街上到处是大肆狂欢的年轻人,仿佛明天就是末日,一切都很魔幻。

3月14日 到达鹿特丹。一切豁然开朗,心里平静不少。在归还租车时,他们告诉我,超市里已经开始抢购。我坐在酒吧里思考行程,要么在16日前回阿根廷,要么按原计划去伦敦参加亲戚的葬礼后再回。

我决定尽早回家。当我开始订回国机票时,发现阿根廷航空的机票几分钟内票价涨了2.5倍,还好我抢到了一张较为便宜的机票,明晚9点半从伦敦起飞。搞定机票后,我心情放松了些,乘坐巴士和轮渡前往伦敦。

3月15日 回国未果。早上8点,我敲开伦敦堂兄家的门,告诉他我不能留下参加葬礼了。他说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并告诉我英国社会还没把疫情当回事。不过情况也在变化,不少公共场所已经关闭了,防病毒的告示开始随处可见。

我提前6小时出发去机场,途中手机却接到消息说,航班被取消了。我顿时心里凉透,但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前往机场。

机场里人山人海,不像往日井然有序。办理登机卡的柜台前已经挤满了焦急的阿根廷人,他们质疑为何突然取消航班,要求联系领事馆,甚至有人开始打闹,但一切都无济于事。我看到一个巴西人哭得稀里哗啦,他说自己所有的钱和证件都被偷了,还有一个人因为打架满脸流血。航班起飞的希望仍然是零。没办法,我只得离开机场重回堂兄家。累得精疲力尽,我要睡觉。

3月16日 不到24小时,伦敦的社会秩序完全颠覆。由于新冠病毒,我亲戚的葬礼被取消。这场危机可能会在几周内结束,还是会持续很长时间,全世界似乎没人知道,我何时才能返回阿根廷?我不知道如果我在这里染病是否能得到治疗。还好,目前我在英国有家人,其他滞留英国的阿根廷人又该怎么办呢?一切都茫然无序,无法预测。

3月17日 离开伦敦。我乘坐火车从伦敦到英格兰东南部的小镇格洛斯特郡,留在另一位亲戚的住所中,未来会怎样,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图为3月18日,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人们戴口罩出行。新华社发

(2020-03-19 12:4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