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SEO优化 > 正文

这座福建小城垄断日本墓碑业,但未来不容乐观

作者:云东日期:2020-03-21浏览:16分类:SEO优化

本文来自:正解局,原标题:《福建小县停工,日本人无法下葬:惠安凭什么垄断墓碑生意?》,题图来自:IC photo


墓碑生产能力“地表最强”,源于惠安“世界石雕之都”的硬核实力。


环球同此凉热。


蔓延全球的新冠病毒,让人们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有了新的认识。


我们的邻居日本,感触最深的一点是:中国工厂大面积停工,导致墓碑严重缺货。


日本90%以上的墓碑,全部来自福建泉州的惠安县。


1. 90%的日本墓碑来自惠安


3月初,日本的朝日电视台报道,受此前中国工厂停工影响,日本陷入了“墓碑缺货”的窘境。


(日本媒体采访东京一家石材店,店主称来自中国的墓碑根本进不来)


在记者采访的东京“武藏石材店”里,大约7-8成的花岗岩墓碑是中国生产。店长井冈进说:“现在的状况是石材完全进不来。”而这家店有5位客人正排队等着墓碑到货。


(东京一家石材店店主称有5个客人在等待墓碑到货)


消息出来之后,惠安的石材厂赶紧通过媒体宽慰客户,说工厂已经开始生产,很快就可以开始供货。


日本的这些墓碑,基本都是从惠安运过去的。据当地的从业者说,日本90%的墓碑,都是惠安生产的。


即便是欧洲的石材,也是先运到惠安加工后再送去日本。


因为惠安是墓碑生产企业的聚集地,2019年初媒体报道的数据显示,惠安共有80多家墓碑石加工企业,从业人员3万余人。


墓碑生产能力“地表最强”,源于惠安“世界石雕之都”的硬核实力。


在小小的惠安县,从事石雕生产的工厂就有上千家,从业人员近10万人,年产值超过100亿元,占惠安全县工业总产值的1/4。


石雕行业是支柱产业,惠安县也因石雕行业给力,成了福建最“富裕”的县。2019年惠安县的GDP是1318亿元,在福建省各县中排名第一。


(泉州各区县市GDP排名)


石雕带来“利”,同时还有“名”:


2003年,惠安成了“中国石雕之都”


2006年,惠安石雕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遗名录


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惠安“世界石雕之都”


有着上千年石雕传统的惠安,成了国内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品种最齐全、加工能力最强的石雕出口基地。


以至于惠安人总是自豪地说,全国重大的石雕工程都有惠安人的身影,甚至成了全球不少城市的地标。


人民大会堂、兵马俑陈列馆、北京世纪坛、川藏公路纪念碑、长沙橘子洲头的青年毛泽东雕塑……国内这些鼎鼎大名的石雕都是出自惠安人之手。


除此之外,惠安石雕还漂洋过海。


马来西亚的郑和雕像、日本鉴真和尚园等等,更远的甚至还有在华盛顿,与林肯纪念堂遥相呼应的马丁·路德·金雕像,也是地道的惠安人作品。不光雕刻的设计出自惠安人之手,几百块花岗岩也来自福建,甚至吊装工人都是国内去的。


(坐落在美国华盛顿的马丁·路德·金雕像,由惠安人设计雕刻)


为什么惠安的石雕这么牛?全因实力使然。


同行的石雕作品,接缝一般有个1厘米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惠安人做的雕像,接缝能小于1毫米。


这手艺,加上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还有一些机缘巧合,让惠安成了日本墓碑行业的绝对王者。


2. 墓碑如何做到第一?


惠安知名度最高的,可能是服饰奇特的“惠安女”,以至于很少有人会关注它的另一个名片——石雕之都。


(在画家创作的美术作品中,画面上展现惠安女正在扛石雕用的材料,这也是曾经惠安石雕的真实写照)


其实,从1000多年前的五代时期,中原的石雕技艺就传到了惠安,并在这里扎根生长,延绵至今。今天的惠安县,不仅是中国的石雕之都,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的“世界石雕之都”。


能成为石雕之都,既有一脉相承的手艺,同时也需要当地有好的石材原料,缺一不可。


惠安很幸运,这两样都齐全。


惠安盛产优质的石雕原料,崇武的峰白石和黄塘的青草石是闻名海内外的石材,自然一直都是香火旺盛的宗教场所首选。


事实也确实如此。惠安石雕以前主要的服务对象就是宗教场所。宫观寺庙的建造设计,塔亭柱栏的建造雕刻和对造像出神入化的雕刻,一直都惠安人最拿手的。


(惠安石雕细腻传神的技艺自成一派)


明朝惠安在朝廷当官的人多,各种牌坊、陵墓相关的石雕更多。到了清代,精雕细琢的惠安石雕自成一派,而且还随着华侨和商人“下南洋”,去台湾。


不少惠安的石雕艺人落户在了台湾,这也为日后惠安的石雕墓碑统治日本市场,埋下了伏笔。


新中国成立后,惠安的石雕技艺得到了延续。


1961年惠安创办了第一家国营的石雕厂,一上来就接了人民大会堂这样的大工程和一些重大的纪念性墓碑,名声不仅在国内叫响,甚至生意还接到了日本、新加坡等国家。


不过真正走出国门,成为中国墓碑石材的主要生产地,那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了。


直到改革开放之初,国营工厂纷纷倒闭之后,大批有手艺有想法的石雕师傅开始出来自己创业。


惠安是大陆距离台湾本岛最近的地方,再加上惠安石雕在台湾的知名度,又恰逢当时台湾在大力兴建庙宇,惠安石雕毫无意外地成了首选。


(改革开放后海峡两岸往来增多,台湾修建寺庙更是青睐于惠安石雕)


随着当年“亚洲四小龙”经济腾飞带来的旺盛需求,惠安石雕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正式崭露头角。


中日石材贸易也正是从八十年代后期, 日本人开始修墓热时开始的。


跟其他国家不同,日本的石材市场不是建筑石材比重最大,而是墓石占极大的比重。


据统计,日本墓石市场为30多亿美元。一方面因为日本最重视身后事的体面,另一方面,又恰好赶上了当时日本经济如日中天。日本全国优良石材店协会2006年统计,日本人购买墓石的均价是1.58万美元。


(2005年与2016年日本进口花岗岩数据对比,从中国进口的占90%以上)


作为当时全球第二大石材消费国,日本从那时候就开始把墓碑进口锁定到福建这个小县的身上,而惠安的墓碑厂家也如雨后春笋,几乎承担了所有的制作加工量。


加工日本的墓碑虽然要求苛刻,但是利润回报也高,就在那十几年间,惠安的墓碑厂发展壮大起来。


到了20世纪末,惠安的墓碑行业在国内的主导地位已经无法动摇。


3. 惠安的挑战与出路


墓碑只是一个缩影,在石材行业里,中国的影响力也是全球第一。


《2018年中国石材进出口大数据发布与解析》显示,中国石材出口的前三个大国仍然是韩国、美国和日本:韩国以12.33亿美元排名第一;排第二的是美国,达到6.96亿美元;日本以4.33亿美元紧随其后。这三个国家占了中国天然石材出口总量的40%左右。


(2001年-2016年中国石材进出口金额)


也是在最近这些年,中国逐渐超越了意大利、土耳其等老牌石材出口国家,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石材生产、消费和出口大国。


不过,看似如火如荼的表象背后,隐忧也开始逐渐清晰显露。


首先,是石材行业的困境。


石材行业虽然促进了经济发展,但是对环境的破坏也是十分的严重。随着对环保的重视,全国上下都开始大力对石材行业进行高强度整顿。2017年以来,席卷全国的环保整治狂潮,让石材行业整体低迷。


其次,是需求市场的萎缩。


日本这次墓碑供给不足,完全不是市场需求多旺盛,而纯粹是因为受疫情影响。反而是日本经济和其国内石制品市场的低迷,影响着惠安墓碑企业的生存。


(日本经济长期低迷,购买力大打折扣)


如今的日本经济早已不是那个号称要买下全世界的时代了。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特别是这几年日本国内经济丝毫没有起色,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和购买力都在下降。


日本墓碑采购商为了赚钱,一边要求品质不降,一边拼命打压价格,这也让不少惠安的墓碑厂家逐渐放弃了日本市场,转向国内的需求。


最后,国内殡葬改革力度也在加大。


严管“豪华墓”“天价墓”乱象,对于惠安生产墓碑的工厂影响同样不小。


从原来90%墓碑出口日本,到转向内需之后,惠安的墓碑加工企业,面临的麻烦是双重的。一边是优质石材缺乏原料,一边是墓碑“消费”有限价。在最新的规定中,要求墓碑高度不得超过地面0.8米。


这对于一直以雕刻高大上墓碑的惠安厂家来说,墓碑墓位的限制和限价,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兼具石材和殡葬用品两个行业的惠安墓碑工厂,需要承受两方面的压力,未来的路途十分渺茫。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惠安石雕走上了末路。


作为文化和艺术双重属性的惠安石雕,本来应该以这些长项出彩,靠加工墓碑在海外扬名反而是不太正常。


( “意外”地以制作墓碑出名,惠安石雕真正硬核的文化和艺术性却被忽视)


惠安石雕本质就是一件艺术品,只不过在商业社会,人们把它简单地商品化了。


回归艺术本身,并不是要让惠安石雕固守传统,而是在传承的基础上有所创新。


无论哪个方面的创新,归根结底都要靠人去完成。这也许才是惠安石雕当前最缺的。


直到2018年,惠安石雕才诞生了第一个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而在未来传承石雕技艺的年轻人,也出现了断代。


系统学习惠安石雕的雕刻技艺至少要两三年,而学墓碑切割雕刻,2-3个月就能熟练掌握并开始赚钱。


过去是因为出口日本的墓碑利润高,市场导向让惠安石雕行业以墓碑被人关注。


(2018年惠安国际雕刻艺术品博览会)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市场的变化,惠安石雕需要在生存发展和艺术追求这两条看似平行的路径上,寻找合适的结合点。


愿惠安石雕,迎来自己的“新石代”。


本文来自:正解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