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SEO优化 > 正文

阿根廷导演见证“欧洲疫情十日”:从谈资变噩梦,10天就够了

作者:云东日期:2020-03-20浏览:41分类:SEO优化

参考消息网3月19日报道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3月17日刊载文章,题为《疫情下的欧洲十日》,作者是阿根廷电影导演圣地亚哥·路易斯·奥里亚。这名导演以日记形式,记录了他眼中的欧洲“抗疫之旅”。全文摘编如下:

我是阿根廷电影导演圣地亚哥·路易斯·奥里亚,今年34岁,以下是我过去10天在欧洲的旅游日记,记录了这场让我意想不到的抗疫之旅——

3月7日 电影节闭幕。我们电影团队的短片《战争经济》在荷兰的国际电影节上获奖。闭幕式在停泊在荷兰鹿特丹市的一艘邮轮上举行,船上的气氛很热闹。新冠病毒还只是聊天的话题之一,有些人开玩笑地碰脚以避免接触,不过告别时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采取了拥抱和亲吻面颊的仪式。

3月8日到11日 欧洲度假之旅开始。我们租了辆车前往法国北部的诺曼底,一路上听法语广播,“新冠病毒”一词不时闯入耳中。旅途休息期间,我发现该词汇已经成为社交网络上的热门话题。我强迫自己不理会这些热点新闻,静心欣赏法国的乡村风光。路上戴口罩的人很少,我们只在圣米歇尔山上看到2个。

3月12日 到达巴黎。此时我们已经知道,世卫组织已经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大流行,意大利卫生系统已经崩溃,拉丁美洲也有病例,阿根廷已经宣布禁止欧洲航班入港,国内朋友都在催促我赶快回国。但是巴黎的午后阳光明媚,气氛轻松,依然游人如织,只有少数人戴着口罩,根本不像危机笼罩的样子。我觉得法国不会有事,于是决定继续欧洲之旅。在广场碰到阿根廷人,他们告诉我法国总统马克龙今晚有重要新闻要发布。晚上入住酒店时,我被要求回答是否有新冠病毒症状。当我出去买吃的东西时,发现大街上气氛紧张,行人步履匆匆,面带忧虑。在新闻发布会上,马克龙宣布法国正在经历一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健康危机。

3月13日 一切都表明局势正在恶化。我提前一天退了房,决定驾车返回鹿特丹。一路上交通紧张,与欧洲通常的悠闲路况大不相同。我获得了有关返回阿根廷的更明确的信息,3月17日开始阿根廷航空公司将组织撤侨,这让我心安。我打算先去阿根廷驻布鲁塞尔领事馆打探回国的消息,路上顺便参观了丁丁博物馆,但是整个博物馆只有我一个参观者,感觉真有点恐怖。

来到领事馆后发现大门紧闭,门口贴着为预防疫情而远程办公的告示,但是无论打电话还是发电邮都联系不上。疲惫不堪的我只得改变行程,在布鲁塞尔过夜。我打听到第二天布鲁塞尔要停止城市活动,这一夜街上到处是大肆狂欢的年轻人,仿佛明天就是末日,一切都很魔幻。

3月14日 到达鹿特丹。一切豁然开朗,心里平静不少。在归还租车时,他们告诉我,超市里已经开始抢购。我坐在酒吧里思考行程,要么在16日前回阿根廷,要么按原计划去伦敦参加亲戚的葬礼后再回。

我决定尽早回家。当我开始订回国机票时,发现阿根廷航空的机票几分钟内票价涨了2.5倍,还好我抢到了一张较为便宜的机票,明晚9点半从伦敦起飞。搞定机票后,我心情放松了些,乘坐巴士和轮渡前往伦敦。

3月15日 回国未果。早上8点,我敲开伦敦堂兄家的门,告诉他我不能留下参加葬礼了。他说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并告诉我英国社会还没把疫情当回事。不过情况也在变化,不少公共场所已经关闭了,防病毒的告示开始随处可见。

我提前6小时出发去机场,途中手机却接到消息说,航班被取消了。我顿时心里凉透,但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前往机场。

机场里人山人海,不像往日井然有序。办理登机卡的柜台前已经挤满了焦急的阿根廷人,他们质疑为何突然取消航班,要求联系领事馆,甚至有人开始打闹,但一切都无济于事。我看到一个巴西人哭得稀里哗啦,他说自己所有的钱和证件都被偷了,还有一个人因为打架满脸流血。航班起飞的希望仍然是零。没办法,我只得离开机场重回堂兄家。累得精疲力尽,我要睡觉。

3月16日 不到24小时,伦敦的社会秩序完全颠覆。由于新冠病毒,我亲戚的葬礼被取消。这场危机可能会在几周内结束,还是会持续很长时间,全世界似乎没人知道,我何时才能返回阿根廷?我不知道如果我在这里染病是否能得到治疗。还好,目前我在英国有家人,其他滞留英国的阿根廷人又该怎么办呢?一切都茫然无序,无法预测。

3月17日 离开伦敦。我乘坐火车从伦敦到英格兰东南部的小镇格洛斯特郡,留在另一位亲戚的住所中,未来会怎样,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图为3月18日,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人们戴口罩出行。新华社发

【延伸阅读】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新冠疫情应对措施不会影响北约战力

参考消息网3月19日报道 俄媒称,北约在公告中表示,尽管新冠病毒大流行,但北约部队时刻准备并将继续保卫北约成员国的安全。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3月19日报道,3月18日,北大西洋理事会大使级会议召开,期间讨论了新冠肺炎疫情问题,其中也包括北约及其成员国为遏制病毒扩散所采取措施的问题。

北约发布的公告中说:“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对各成员国针对疫情所做出的迅速反应表示欢迎,他指出,北约时刻准备保卫成员国的安全。斯托尔滕贝格强调,北约拥有可靠手段并制定有完善计划,以确保北约核心任务的执行”。

俄媒援引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托德·沃尔特斯的话称,正在继续采取抗击疫情措施,北约执行任务、采取行动的作战能力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

资料图片: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托德·沃尔特斯资料图。(北约官网)

(2020-03-19 09:42:27)

【延伸阅读】参考快讯:在欧洲央行启动应对疫情措施后油价反弹

参考消息网3月19日报道 据法新社消息,在美国原油价格跌至18年来最低后,随着欧洲央行启动了一项抗击新冠病毒肺炎大流行的债券收购计划,石油价格19日强劲反弹。

报道称,美国基准的WTI原油(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价格在前一天暴跌后回升。国际基准的布伦特原油价格也有所上涨。

法媒指出,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促使各地全面限制旅行和停业,加之主要产油国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之间打价格战,石油需求暴跌,石油市场深受打击。(编译/沈建)

(2020-03-19 09:31:43)

【延伸阅读】欧洲各国自扫门前雪 法媒感叹欧盟面对疫情软弱无力

参考消息网3月16日报道 法媒称,比利时卫生大臣玛吉·德布洛克3月6日在欧洲理事会上说,新冠病毒危机管理展现了残酷的一面:欧盟成员国没有众志成城团结一致,而是各国自扫门前雪。对此,有法国媒体表示,大家都明白他所说的话。这位全科医生出身的部长是在痛斥一些成员国缺乏互助。

据法国《快报》周刊网站3月14日报道,德国和捷克率先决定,禁止本国口罩、手套和其他防护物资出口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然后是法国,政府发布法令征用物资。

德布洛克遗憾地表示:“这不符合欧盟精神。”

报道称,对欧盟而言,这场大流行是过于沉重的负担。尽管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12日保证说,“我们欧洲人不会放任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扩散,我们将强力且迅速地予以应对”,但欧洲议员纳塔莉·科兰-厄斯特勒则认为,“欧洲在英国脱欧、长期预算谈判和移民问题重提首要日程方面已耗费了巨大精力”。不过,她还表示,相信“通过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公共卫生危机,欧洲有机会打造一条联合战线”。

报道指出,在本应团结起来面对困难的时候,欧盟又一次显示出不具备以一个声音说话的能力。欧盟机构难以指出一个让成员国可以追随的明确方向。

于是,斯洛文尼亚关闭了与意大利的边界。奥地利也执行类似措施,只让持有医学证明没有感染的意大利人进入本国。西班牙禁止外国飞机降落本土。而需要判断重新引入边控相称性的欧盟委员会担心每天都会出现新的边界被关闭。

欧洲议员斯特凡纳·塞茹尔内认为:“互助的缺失是真实存在的,人们又系统性地回到了国家自私自利主义。”在持续多天无所作为后,欧盟委员会最终尝试应对最紧急的情况。在疫情危机发生近两个月后,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10日宣布,“应对新冠病毒的投资基金”旨在支持医疗系统、小型企业和其他受到影响的部门。不过,这笔75亿欧元的基金并不是新增的。

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还在推特上发布视频支持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意大利。她微笑着以“亲爱的意大利人”为开场白,称“欧盟委员会将竭尽所能支持你们”。但只要点开这条推特的评论页,就会发现这场危机和欧盟内部冷漠所造成的损失。一条评论说:“真可笑。”另一条说:“太少了,太晚了。”还有一些评论呼吁“意大利脱欧”。

负责内部市场的欧盟委员蒂埃里·布雷东呼吁欧洲防护物资和药品生产领域的大企业“最大限度提高产能”。欧洲疾控中心则将紧密跟踪疫情发展变化。但卫生健康问题依然是一个属于各国自己负责的事情,而欧盟只会“支持”和“提供援助”。这样的现实也就解释了在面对这场动摇根本的公共健康危机时,欧盟的应对如此软弱无力的原因。

(2020-03-16 14:35:57)

【延伸阅读】在欧洲疫情重灾区 这里的一线医护正面临严重的身体精神双重疲劳

参考消息网3月16日报道 在一张图片中,精疲力尽的意大利护士埃莱娜·帕利亚里尼瘫在面前的键盘上,她是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北部地区的一名护士。外媒称,这张广为流传的照片象征着意大利医疗工作者在抗击欧洲最严重的新冠疫情时面临的极度疲劳。

意大利护士埃莱娜·帕利亚里尼(路透社)

据法新社3月15日报道,在正常情况下,伦巴第是意大利的经济中心,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系统之一。但是,如今像帕利亚里尼这样的医护人员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如果有必要,我可以连续工作24小时。但我不会隐瞒这样一个事实,即我现在很焦虑,因为我正在与一个我所不了解的敌人作战。”帕利亚里尼说。

报道称,许多意大利的医疗工作者都像她一样,对疫情给设施和人员敲响的警钟感到担忧。

托斯卡纳格罗塞托的一名护士阿莱西娅·博纳里在Instagram上贴出了一张照片,她的脸上留着戴了一天手术口罩留下的印记。

她在配图文字中写道:“我很担心,因为口罩可能不适合我的脸,我可能不小心用脏手套触摸了自己,护目镜可能没有完全遮住我的眼睛。”

意大利护士阿莱西娅·博纳里(Instagram)

她说,工作人员必须穿戴防护服,这意味着她6个小时不能喝水或上厕所。

除了身体上的疲劳,她说,她和所有同事因为连续几个星期的工作已经严重“精神疲劳”。

另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3月14日报道,如今,隶属于伦巴第大区的贝加莫省已经成为意大利抗击冠状病毒疫情的最痛苦的中心。疫情已导致意大利上千人死亡,其中大多数在伦巴第大区。

“看着整整一代的贝加莫居民以这种方式被带走——这是无法想象的。”一名在教皇约翰二十三世医院工作的医生说,最近该医院已有近150人死亡。就连医院的一些医生和护士也被感染,成为了在拥挤的ICU病房戴着氧气面罩、使用呼吸机的病人。

“我们每天都有更多的病人进来,而医院里已经有更多的病人在恶化。”麻醉师伊瓦诺·里瓦对意大利电视台说。

报道称,贝加莫现在是意大利受感染最严重的省份,该地区71名医生、护士和医护人员的检测结果都呈阳性,这导致医护队伍形势严峻,而与此同时对重症监护的需求也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

就是在这里,一名恼怒的麻醉师近日透露,由于可使用的呼吸机和重症监护病房床位不足,医生不得不根据年龄和健康状况,做出抢救谁和任由谁死去的毁灭性决定。“如果一个年龄80岁以上的病人有严重的呼吸系统问题,并且有三个以上的重要器官衰竭,那就意味着他们的死亡率为100%。我们无法创造奇迹。”

据报道,意大利拥有庞大的老龄人口,仅次于日本。据估计,意大利有23%的人口年龄在65岁以上,冠状病毒受害者的中位数年龄为82岁。意大利卫生部门表示,75%的死者是男性。

(2020-03-16 11:53:08)